对卞仲耘老师的一点回忆

作者:杨铮


来自网页读者的文章:

五十年代早期,当我读北京师大女附中高一的时候,卞仲耘是我们班的导师也是语文老师。当时班上有四五十人,大约三分之一是国家高层干部子弟,三分之二是普通学生。虽然每天大家在同一教室上课,课后在校园一起做各种外活动,像唱歌,跳集体舞,体育运动等。可是两种不同家庭背景的同学清楚地分为两个小团体。高干子弟绝对不同普通学生作朋友。普通学生中两两三三各有比较接近的同班朋友。当时也有学生宿舍,为不方便天天往返的学生居住。高干子弟则全部住校。而且两种学生有两种宿舍,两种饭厅,连每天穿的衣服,高干子弟也有她们的制服:冬天是深蓝色列宁服,黑鞋白袜;夏天是黑色半裙,两条宽宽吊带从两肩垂到腰间将半裙吊着,上配白色或天蓝色衬衫,黑鞋白短袜。一望而知一个学生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。毛泽东的女儿,儿媳就是那个时期在师大女附中读书的。

卞老师是共产党员,又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和斑主任,自然就比别的老师更亲近些,我们都很尊敬她。当时正是中苏的蜜月时期。许多苏联电影在市内上演。高尔基更是人所尽知的苏联作家。一本厚厚的翻译小说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是班上每一个同学都看过的。这小说制成电影传入北京的时候,卞老师鼓励全班同学都去看,回来在语文课上讨论。我已经不记得讨论的细节,只有卞老师对我们观众的的一点评论至今记得。她说:“你们中间很多同学看到贫苦工人家里的孩子保尔·柯察金小的时候跟富家小姐冬妮娅成为亲密的朋友,看到他们在一起你们就高兴--小资产阶级的感情就出来了!”

我们不懂。一个同学举手问:“看到保尔跟冬妮娅在一起我们就高兴为什么是小资产阶级的感情呢?”卞老师说:“问得好。你们想一想,保尔的大哥,他家里的唯一亲人,做工抚养保尔长大,对保尔结交这么一个资产阶级小姐,绝对不是高兴。他担心保尔受冬妮娅的影响,慢慢离开工人阶级。这是一种工人阶级的感情。”

卞老师这一番关于阶级感情的解释,给了我很深的印象,教给了我对一件事试从别人的地位去感觉去思想。可是在当时,做梦也想不到十几年以后,这位老师竟然被她的学生们,公然残酷虐杀致死了。

2002年2月写于芝加哥